玄幻书屋 - 其他小说 -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- 第1408章?人蝠的实验

第1408章?人蝠的实验

        在丧钟去找范厨师谈条件,布莱尼亚克21暗中扩张心控队伍的同时。

        地球0,华盛顿dc正义大厅地下,黑暗正义联盟总部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形成瀑布的地下河水流动声中,被n金属钢缆悬挂在半空中的巨龙骨架在微光中闪闪发亮,发光的虫子们被束缚在玻璃管里,为这个充满神秘风格的地方提供照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,试音,试音,这是柯克·朗斯托姆博士的实验记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穿着白大褂的人蝠正在巨龙骨架下的休闲区域来回走动,搬运着一些书籍和装备,有点手忙脚乱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边忙活着手里的事情,一边对挂在脖子上的录音机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生物学家,他以前还兼职过法医,所以做实验记录是非常重要的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上一次面对颠倒人的战斗中,他又一次失去了理智,这让他不得不在后来兼修魔法,试图找到控制自己兽性的更好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人蝠血清把他变成了一个怪物,但他更想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己没有做过太大的错事,但他最大的过错,就是血清的扩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以前居住在哥谭,变成人蝠也只是给蝙蝠侠添了点小麻烦,人家都不怎么在意的,还接纳他加入了正联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制造的血清却对哥谭造成了严重的破坏,因为原料便宜,配置方便,在下水道里都能批量生产,这东西在黑市上流传甚广,甚至和恐惧毒液、笑气一起被称作哥谭三大特产。

        曾经有个疯子给上千人注射了人蝠血清,那些狂暴的人蝠们拆掉了一大片城区,杀掉了数千人,蝙蝠家族忙活了一晚上才搞定,重建城区还花了数十亿美元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血清配方被偷走并且复制不是柯克的本意,他原本只是想治好自己的遗传病,但他的造物产生了这么大的破坏,他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现在为黑暗正联工作,多数时候是抱着赎罪的心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一份研究报告被扎坦娜没收了,戴安娜认为我对颠倒人的研究触及了疯狂的领域,不可名状的力量将我的思想扭曲到了崩溃的地步,她们没收了我的打字机,把我反锁在总部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人蝠推着一辆小平板车,上面堆满了各色的蜡烛,他有些费力地一边说话一边向桌子旁挪动,生物灯光让他的棕色毛皮纤毫毕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一个合格的科学家总是有所准备的,录音记录也挺好,咳,正式开始吧。这些天来,我一直在潜心研究那些黑魔法书,尤其是标注着‘地狱’的那一部书架上的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把一个画着小人的大陶罐放在休闲区的茶几上,同时用混有人油的粉笔在它周围画下倒五芒星,然后开始挑选蜡烛布置法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抱怨她们,也不知道这样的行为会不会让她们认为我是彻底发狂了,但如今的情况正在日益严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录音机孤独地运转着,老式的磁带记录着人蝠的每一句话,在微弱的光影下,这吱吱扭扭的声音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用指甲挠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恶棍之年真的降临了,死去的人数每天都在激增,哪怕有多元正义联盟的帮助,人类毁灭自己的脚步依旧没有停下。瑟茜已然崛起,巫术怪物把我担心的事情推向了更黑暗混乱的方向,而颠倒人的力量同样黑暗,我不知道哪种更加可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许让事情重归秩序是明智的,当然,不是纳布代表的秩序之主,但我需要一个命运博士来为我提供参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目前第八代命运博士,哈立德·肯特·纳索尔(khalid·kent·nassour),埃及裔美国人,被第七代命运博士,肯特·v·奈尔森用锻魂术封印于花瓶中,戴安娜声称纳布完全控制了肯特,而异世界丧钟不得不杀了他。陶罐之前摔碎过一次,我还以为哈立德死了,幸好它自己从砂砾状态完成了重组,人形图案也恢复了,咳咳,有点跑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总之,我一直在尝试将哈立德救出来,也许他能够为对抗纳布以及瑟茜提供一些建议,这也许是我能为大家做的一点事情,就像是后勤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试过了倒语魔法,试过了真言术和预言术,但都没有效果,所以这次我准备用一个来自第七天堂的堕天法术来进行尝试,代价可能很大,但施法之前没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我布置好了法阵,一切就绪,第64次实验,开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跳上桌子,点亮了所有的蜡烛,一种蛋白质烧焦的气味弥漫开来,这些蜡烛的中芯是用死者头发浸泡蛤蟆油制成的,标准的黑魔法道具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止如此,他还从黑暗正联的仓库中找到了许多黑魔法装备,比如说婴儿头骨串成的项链,盲人眼泪配上死鸟羽毛粘合的头冠,断掉的干枯人手,装满活化火焰的水晶球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这些东西全部装备到了自己身上,得益于黑暗正联的深厚底蕴,他顿时武装到了牙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练习魔法的第一步,似乎是意识到魔法的存在,去理解如何用意识去创造现实,魔法感知是一个非常主观且没有任何客观参照的课程,十分依赖被称为悟性和天赋的个人素质,每个人对于魔法的理解都是不同的,颠倒人也没有标准答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掌握魔法的时间很短,实力也不足以支持我完成如今涉及灵魂的实验,但谢天谢地,我发现了一些特殊的魔法道具之间存在某种共鸣,通过这种能量波动来放大自己的实力,也许能够迈过硬性的门槛。我从仓库取用了十三件装备,已经登记了,尽管记录也没别人看,除非我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人蝠握住了水晶球,把它和其他道具一样摆放在合理的位置上,挠了挠头,拿起胸前挂着的小录音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每个魔法大体都可以分为两部分,内部和外部。外部是路径,它提供能量流动的渠道和方向,只要做足了研究就很简单,主要就是咒语或者符文,或者二者兼有,就像是数学公式,这些是可以背诵记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内部才是核心,如何运用愿望调动外部的能量,来重写你身边的现实......即便有了魔法道具,这也是最难的部分。真希望几年前我在哥谭去参加了老婆建议的冥想课程,那也许能帮我集中注意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这是心灵的事情,我冷静多了,现在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人蝠割开手掌给自己放血,看着红色的液体流入桌面上的魔法阵中,伴随着咒语的吟唱,法阵渐渐发出了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陶罐也开始发光了,代表秩序的金光亮起,开始与法阵中的灰白色光芒产生对抗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魔法道具们一样样被激活,整个大厅都开始了微微的摇晃,而人蝠的嘴巴已经失去了控制,咒语控制着他,飞快地完成着自身的吟唱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想要停下来,他也已经做不到了,高层级的力量,不是凡人能随意掌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‘喀啦啦’的脆响,犹如灯泡般发出强光的花瓶出现了裂纹,而这些裂纹越来越大,同时花瓶本身还像是活物一样开始变形蠕动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痛苦的人脸浮现在花瓶上,就像是用脸顶着丝袜般的恶作剧一样,表情狰狞地努力挣脱着束缚。

        人蝠的体内出现了大量的内出血,但是作为一个怪物有时不是没好处的,他的自愈能力堪比一线超英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即便施法代价让他不断七窍流血,大小便失禁,但他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念完了全部咒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花瓶像是气球般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黑乎乎的人影顿时被喷了出来,把人蝠也撞到在地,周围的环境则像是被导弹炸过一样,家具和各种道具都损坏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没关系,实验就是这样,最后让蝙蝠侠报销就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从罐子里冒出的人很年轻,十八九岁的样子,棕色的皮肤和微卷的头发让他一看就是中东地区出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坐在地板上,虽然全身都疼,但他顾不上那些,依旧兴奋地摸索自己的全身上下:“天啊,人蝠,你成功了!即便我还有纳布头盔的时候,这个魔法也相当难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人蝠缓缓地爬了起来,笑着伸出一只手拉起哈立德:“我想,那是你们有时候忽略了,一个人把自己变成大蝙蝠需要多少智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谢谢。”哈立德拉着它的手站了起来,突然因为滑腻的触感低头看了看:“你手上和身上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人蝠淡然一笑,充分体现出顶级生物学家的见多识广:“只是我新鲜的蝙蝠粪便而已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