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幻书屋 - 历史小说 - 抗日之暴力军团在线阅读 - 第2679章 是敌是友

第2679章 是敌是友

        史秋林说这话的时候,嘴角微扬,是带着威胁的语气!

        杨飞笑笑,然后说道,“大当家的,我这初来乍到,你可别吓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吓你?”史秋林让杨飞坐下,“今天你既然来了,我当然不会为难你,只不过,我想知道,你们八路是敌是友?”

        史秋林的眼睛带着杀伤力,杨飞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犀利的眼神,以前他见过的土匪很多,但是如同史秋林这般阴冷的眼睛的,他还从来没有见过!

        比方说林中虎,他虽然面上冷漠,可是,他是讲义气的,那种义气杨飞能够清晰的感受到,而史秋林,他到底是什么人,是杀人如麻,还是见缝插针,他根本就看不清楚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杨飞明白,这个人是比林中虎那种土匪要狠上千倍万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大当家的,什么是敌什么是友?”杨飞坐下慢慢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志飞皱起眉头,他也是土匪出身,他明白,杨飞这样问,会让这史秋林严重怀疑他的,且不说做朋友了,就连普通的人,都要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那史秋林靠着椅背,“自然是和我作对的,不听我指挥的!”说完,史秋林问道,“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?你是敌是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八路军,自然是为了我们的国家,是为了我们的民族!”杨飞的大义,让史秋林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冷声说道,“什么民族大义,战乱年代,能过活下去,这是一个人的生存本能,对于你说的那些,我不明白,不懂,更别说为了其他人,我是自私的,我是为了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飞站起来,然后拱手,“既然如此,我想,大当家的,也知道我的意思了!”说着,他就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史秋林看着杨飞的后背,兰搢绅过去拦住,“既然是敌人,那就不可能让你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志飞一把抓住了兰搢绅的胳膊,“你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人!”兰搢绅大喝一声,门外进来十几个喽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亮出一杆杆枪,枪口对着他们两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杨飞回头看着史秋林,“敌人,就要消灭,是吗。大当家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一定!”史秋林说道,“你们把枪放下,谁让你们拿枪对着我请来的客人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喽啰把枪放下,杨飞让王志飞把兰搢绅的胳膊放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大当家的,那我们就不打扰了!”说着,杨飞就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史秋林说完,杨飞停下,王志飞愣了一下,他回头看着史秋林,那史秋林慢慢从头把交椅上走下来,然后说道,“杨团长,我这里有个情报,我想和你分享一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情报?”杨飞听着他这样说,“那敢问大当家的,我知道了这个情报,还能活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八路军也怕死?”史秋林说完,然后就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杨飞点着头,“当然了,谁不怕死,我死了,我心中的信念怎么完成?我死了,民族大义怎么完成?大当家的,那我还能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!”史秋林说道,“这事儿,我只是和你分享一下,你要怎么做,待会儿告诉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请大当家的说一说吧!”杨飞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请坐!”说完,史秋林自己坐下,杨飞也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天下午三点,鬼子的一个运输队会从南边过来,肯定是要送往沈城的,我想了想,这可是很多的物资呀,我一个人吃不成一个大胖子,前几天听说你们八路军过来了,你们八路军的作风我知道,穷苦的很,也算是我接济你们了!”史秋林说道,“这个情报,不知道杨团长,感兴趣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飞一听,自然笑了,对于鬼子的物资,不抢白不抢,从南边过来的,这沈城的东西那可是重要的很。

        说不定有什么很有价值的情报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这事儿我很感兴趣!”杨飞首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,咱们两家儿可以合作一把?”史秋林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啊,为什么不可以!”杨飞说道。“既然如此,到时候还请大当家的行个方便,我们好从白芒山穿过去,然后才能够埋伏鬼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话,什么方便不方便,你想过去,尽管过去得了!”史秋林笑笑,“要是这样合作,是不是我们就是朋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朋友,打鬼子就是朋友!”杨飞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你现在在白芒山,这里你肯定人生地不熟,怎么?让我罩着你?”史秋林又这样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这个就不必了!”杨飞说道,“到时候,我这里要是有什么情报,也会给您分享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了,你知道的情报,我肯定比你先知道,其他地方不说,单说沈城附近的情报,你不一定会比我先知道!”史秋林说道,“别看我是土匪,也别看我只有这一个寨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慢慢的站起来,“可是,谁能够攻打的上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飞看着他,史秋林接着说道,“你既然来了,那我让二当家的带着你,就在我们山寨转一转,让你看看我们山寨的风景!”

        兰搢绅赶紧上前一步,然后拱手,“大当家的放心,我一定会照顾好杨团长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说完,史秋林拱手,然后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兰搢绅看到史秋林离开,然后说道,“杨团长,这边请!我先带你去这聚义亭后面转一转,这后面,可是有很多让你眼前一亮的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”杨飞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去看看吧!”说着,兰搢绅走在前面,杨飞和王志飞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聚义亭右拐,是一个过道,过道两边是用木头搭建的,做工虽然说不上什么雕龙画凤,但是,这样看上去也倒是有些气派,穿过过道,眼前确实让人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    聚义亭之后,两边依山而建的三层楼,就像是从山上长出来的房子,全部使用木头搭建的,杨飞惊讶,这是得多久,才能够有这样的规模?

        兰搢绅笑笑,“这里的建筑,已经有几十年了,白芒山的人,都是在这山上这样住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飞点着头,王志飞也有些好奇,而这栋依山而建的建筑中间,却是一个上山的石梯,石梯两旁有着木头护栏,沿着石梯往上走,杨飞却怎么也看不见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兰搢绅说道,“杨团长,你想上去看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去?怕是有些不太可能吧?你看看,这样还怎么能够上的去呢?我发现,上到那个地方,已经没有路了!”杨飞指着上前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言差矣!”兰搢绅做了一个请的姿势。

        杨飞和王志飞两个人沿着石梯往上走,到了最顶端,也就是四层楼的样子,然后就没有石梯了,这上面倒是一个小开阔地,站在这里,风很大,但是,视野也非常开阔,如果不是下雾天的情况,应该能够看清楚这里山下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小开阔地,有一个亭子,亭子的石柱上,下着一首诗,杨飞靠近去看,龙飞凤舞,让人认不得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们大当家的写的诗!”兰搢绅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大当家的,还是一个文人!”杨飞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自然,我们大当家的,能文能武,文能治邦安天下。武能骑马满地杀!”兰搢绅说完,然后说道,“杨团长,咱们继续往上走,上面的风景,可是更加好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?”杨飞看着,这周边,没有石梯,怎么可能上的去?这不是开玩笑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边请!”说着,兰搢绅沿着亭子后面过去,固然,只看到一上一下两条铁锁链,这铁锁链被固定在山腰上,兰搢绅直接一脚踩着铁链,一手抓着铁链,上去游刃有余,甚至还能够自然回头和杨飞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志飞拦住,“大哥,你不能去,他们这帮土匪走的多了,或许没事儿,这天寒地冻的,铁链湿滑的很,万一一个不小心,这下去,可是万丈深渊,咱们可不能冒这个险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飞到了铁链旁边,往下一看,果然是万丈深渊,兰搢绅笑着看着杨飞,“杨团长,难道,你只想看着这白芒山西边的景儿,这东边的景儿可是大不一样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用激将法!”王志飞吼道,“我们不会上去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那你们随意,这可是唯一的机会,如果没有我们大当家的话,你们别说上这铁链,就是这个小亭子,你们都没有机会上来!”兰搢绅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上去!”杨飞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不能去!”王志飞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倒是想要看看,他们的人都能够上的去,我们八路军怎么就上不去?”杨飞笑笑,“老子也是扩过泸定桥的那个人!这点事儿,老子不怕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杨飞慢慢的上了一个台阶,一只手抓住那铁链的时候,才猛然发现,那铁链冷的就像是刺入人的骨髓,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够上的来的!

        杨飞死死的抓住,然后一只脚慢慢的迈上去,果然,这铁链很是湿滑,由于下过雪,再加上铁链本身就光滑,所以,踩上去,一个不小心就会坠入万丈深渊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志飞咬着牙,他现在不敢说话,生怕打扰了杨飞,他只能够看着杨飞慢慢的往前挪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兰搢绅快速的往前走了几步,然后又回头看着他,“杨团长,你慢些,往前走五十米,就会有一个建筑,可以休息一会儿,想必,你在山下已经看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飞这个时候才明白,确实是的,那些建筑是用木头作为支撑撑起来的,原来,只是为了这爬铁链,中间休息一会儿呀!

        王志飞担心杨飞,他索性自己也一把抓住铁链,一脚踩了上去,别看王志飞身高马大,什么都不怕,可是,当他踏上这铁链的时候,脑袋开始天旋地转!

        奶奶的!

        王志飞心里头骂了一句,“难道,老子恐高?”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不管如何,他都得跟着杨飞往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过了五十米,杨飞在那木头建筑坐下,“杨团长,想要顺利的从这里绕着这山过去,得走过十六个亭子,你想想,我们现在才走了一个,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要是完全走过去,怕是到了天黑都过不去了,要是真的天黑了,那可就不能过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王志飞说道,“大哥,咱们还是回去吧,别过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飞着实想知道,他们为什么要修这个东西,是不是真的能够从这里到达白芒山的东侧?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儿,杨飞觉得,怎么着,都得从这儿过去,不说别的,就说锻炼自己的意志力,也是很有好处的!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咱们得过去,不然,大当家的好意,咱们怎么能够领上?”杨飞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这完全就不是一个级别的!”王志飞指着兰搢绅,“你看看他,走这个地方,如履平地,咱们走一个小时才能过来,人家走三五分钟五十米,这……这很明显的大哥!你应该清楚!”王志飞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那是因为人家熟练了,想要领略不同的景色,必须通过去!”杨飞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团长,果然英雄豪杰,不过,我丑话可说在前头,我们大当家的不止一次让其他人山寨的大当家来过,谁人也没有完成,你能不能完成,这可得看你了!”兰搢绅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咱们就别休息了,赶紧过去吧!”杨飞说完,朝着手上哈了一口气,然后说道,“王志飞,跟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杨飞又踩在贴脸上开始往前走!

        王志飞摇着头,他恨得牙痒痒!他心里头明白,这完全就是不顾人的死活,像史秋林这样传言的悍匪,他凭什么这么好客的情人攀爬铁链,好听的是要见证英雄时刻,不好听点,这就是听天由命,你摔下去了,说明你不够勇敢!不够勇猛!

        史秋林的算盘打得很好,怪不得,他要说照着他们的话语!

        没几分钟,兰搢绅又到了一个亭子,他早早的坐在那里等着他们,上了铁链,杨飞变得步履蹒跚,像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他们不知道走过多少亭子,总之,刚才还能够看得见的太阳,此时又被乌云遮住,厚厚的云层把太阳遮住,起风了!

        刚开始的风还是如同小朋友的抓挠,过了一会儿,那大风就变成了虎豹般的汹涌。

        铁链似乎都被大风吹得摇摇欲坠!

        王志飞两只手死死的抓住铁链,杨飞蠕动着布置,双腿都有些僵硬了,但是,他依然在坚持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志飞是不懂,为什么杨飞明明知道这样的危险性,还要来,整个团的首脑,如今从事着危险的事儿,这传出去,多么可怕!

        大概走到一半的时候,杨飞和王志飞两个人刚刚到达中间的休息亭子,兰搢绅一拱手,“杨团长,天冷了,我去给两位拿来一点热水,暖暖身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当家的客气了!”杨飞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客气!”说着,兰搢绅直接沿路返回!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这兰搢绅走铁链,如同悬崖峭壁的猿猴,那简直不要太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一会儿,就不见了兰搢绅的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志飞数到,“大哥,咱们还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!”杨飞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咱们要不等一等,等兰搢绅把热水拿来,咱们喝口热水接着走!”王志飞数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杨飞呵呵笑起来,拍着他的肩膀,“别傻了!他不会来了!”杨飞笑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……不会来了?”王志飞愣了,“他不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巴不得咱们掉下去,你听听,这呼呼的大风吹着,即便咱们不走,也会在这里被冻死,要是走,说不定被大风吹落山崖,要是侥幸能够走过去,说不定咱们还能够活命!”杨飞说道,“休息一会儿,咱们就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这可是要命的,走这条路,这就是让咱们去送死!谈什么合作,那史秋林明显憋着坏!”王志飞说道,“咱们返回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都走到一半了,为什么要回去?”杨飞说道,“往前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往前走,那可是要出人命的!”王志飞拦住杨飞,“咱们多等等,多休息休息,别到了半路上,出什么意外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志飞强行让杨飞坐下,大风吹过来,亭子都有些摇摇欲坠,这可得走到什么时候?

        天色渐渐的要暗下来,马上就什么都快看不见了!

        王志飞的心情也越发有些暴躁,“等到回去,看我不拔了兰搢绅的皮,这个狗日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咱们继续走吧!”慢慢的,天上开始又飘着雪花,雪花落在铁链上,晶莹剔透,不过,很快的就化成水,慢慢凝结成冰。

        每走一步,他们都万分的小心,生怕一个不注意,就这样掉下去!

        王志飞那更是步履蹒跚,越往后,山崖就越深,从这边过去,下面的大雾也就越深!

        看似在天上飞,可是,谁知道,他们都是步履蹒跚?

        又走了几个亭子,这天色就越变得沉重,王志飞对着手哈气,肚子也咕嘟嘟的响着,饿了!

        杨飞哈了几口气,然后看着前面,不过,什么也看不到,就连边上的王志飞,也只有一个黑色的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我不行了,没劲儿了!”王志飞慵懒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走的话,会被冻死!”杨飞说道,“赶紧起来,活动活动身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这样的亭子根本就不会遮蔽住韩风,四处透风的亭子,只是让人短暂的歇歇脚!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还有多少?”王志飞从亭子的地上坐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,但是,只要有路,咱们就得去!”杨飞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雪花从亭子四周飘洒进来,“要是还有来生,我绝对不要走这么冷的地方了,大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走吧!”说着,杨飞又上了铁链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志飞起身,双手已经麻木的抓住冰冷的铁链,那铁链似乎一敲就会碎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急需走着,趁黑摸索着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慢慢的蠕动一步,那就和阎王爷见了一面,只是这样的见面,让杨飞和王志飞很不情愿。

        杨飞看得开,这是史秋林的阴谋,他杨飞明白,只是,他们不上这铁链,怕是白芒山寨都下不去,万一,要是他们能够下去,他史秋林便不会再拦着,毕竟,这样的冒险你不能一直让杨飞他们走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绝望,王志飞不想体验第二次,他的两只手,两只脚已经失去了知觉,只是往前的移动,成了机械的运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总之,王志飞一句话不想多说,寒冷,加上饥饿,他已经没有任何兴趣再往前走,本来走这五十米的距离,时间实在从一个消失缩短成四十分钟,但是,天黑之后,一个多小时,甚至两个小时才能够从鬼门关走过来!

        又到了一个亭子,王志飞直接平躺在亭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杨飞拿出香烟抽,点了好几根火柴,却被大风吹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一根火柴依然没有点上。他重新把香烟放回口袋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这个亭子突然剧烈的都动起来,大风呼蚩着钻进来,王志飞一个激灵,立马双手抓住铁链,杨飞也是一下子抓住铁链,就在这万分紧张的时候,只听见“咯吱”一声,下面支撑亭子的木头断裂,整个亭子快速的下坠,杨飞和王志飞两个人的身上出了一身冷汗!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咱们去前面的亭子!”杨飞说完,就继续慢慢的往前蠕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到达下一个亭子的时候,那亭子直接是摇晃着的,让王志飞和杨飞直接躲过去,不敢上去歇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志飞抓着铁链,他实在是走不动了,双手没有知觉,此时此刻,他很想直接掉下这深渊,一了百了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前面的杨飞依然在行动着,他是答应过林建华的,一定要照顾好杨飞,不,不能这么想死,要是想死,那也得和鬼子拼命,不能这样窝囊的死去!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们认为黑夜遥遥无期的时候,一缕光芒突然照射过来!

        王志飞抬头,太阳!

        杨飞笑了,“到了东边了!”